绿水青山间绽放“美丽经济”

  • 时间:
  • 浏览:31
  • 来源:日本17丨18tee
 山西江、平壩天龍屯堡、貴定音寨、黎平肇興、丹寨石橋……是貴州大地上群星閃耀的美麗鄉村。

“江南千條水,雲貴萬重山,五百年後看,雲貴勝江南。”如今,貴州吹響大力發展鄉村旅遊業的號角,“明珠”上的塵埃拂去,貴州美麗鄉村艷驚四座,“傾慕者”紛至沓來。

旅遊讓鄉村更美好

9月初,記者驅車從盤州市城區出發,車輛行駛在深山,漸漸遠離瞭城市的喧囂。行車2個小時左右,山谷豁然開朗,從“天”而降的天山飛瀑、古色古香的溫泉小鎮、正在建設的“三變街”,讓遊客目不暇接,驚嘆連連,爭相拍照。這個熱鬧美麗的地方便是盤州市普古鄉舍烹村。

“環境變美瞭,遊客增多瞭,年底有分紅,在傢門口就可以開飯館、打工掙錢,年收入超過10萬元。”在景區上班、在傢裡開旅館的舍烹村小夥子徐麗貴很是興奮。

“很多人傢住的都是土墻茅草房,走的是凹凸不平的泥巴路,到普古鄉短短20公裡,來回要走大半天。”徐麗貴對舍烹村幾年前的樣子記憶猶新。

舍烹村何以從貧困村變為令人驚嘆的旅遊村?

“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通過‘三變’改革,整合政府、村社、企業、社會資源發展旅遊,實現農旅融合、一體發展,促進農民就業創業,創造更多財富。”2012年返鄉創業的村黨支部書記陶正學道出瞭破題關鍵。

2012年5月,盤州市普古銀湖種植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成立。舍烹村共有487戶1297人參與“三變”改革,農戶將土地入股,成為合作社的股東。短短4年,村民人均純收入增加到上萬元,2016年整村脫貧。

普古僅僅是貴州發展鄉村旅遊脫貧致富的一個縮影。目前,貴州越來越多的貧困村走農旅一體化道路,步履穩健,奮力前行。

貧困村寨吃上旅遊飯

自2011年以來,貴州制定印發瞭《貴州省編制鄉村旅遊扶貧規劃行動計劃規范(試行)》等文件,指導各地以村為基礎、縣為單位,編制縣域旅遊扶貧規劃,將全省適宜發展鄉村旅遊的建檔立卡貧困村納入縣域旅遊扶貧規劃。

同時,貴州省扶貧辦與省旅遊發展委員會共同印發瞭《貴州省旅遊精準扶貧實施意見》,推進實施“百區千村萬戶”鄉村旅遊扶貧工程,重點打造131個省級鄉村旅遊示范區、1104個鄉村旅遊扶貧重點村,扶持1萬個鄉村旅遊扶貧示范戶發展。

女優電影 走進畢節市七星關區碧海街道砂鍋寨社區,錯落有致的鄉村民居映入眼簾。村內道路平坦整潔,兩側綠樹掩映,環境優美舒適。

就在2015年之前,砂鍋寨還是省級貧困村,村裡荒地無數,百姓隻能看天吃飯,“有女不嫁砂鍋寨”是周邊群眾對砂鍋寨最直接的看法。

如今,砂鍋寨人均年收入近萬元,越來越多的村民還開上瞭小轎車。

砂鍋寨從原來的貧困村蛻變成七星關區有名的致富村,鄉村旅遊是其重要“法寶”。2015年,為瞭做活鄉村旅遊產業,砂鍋寨成立七星芳香谷旅遊發展有限公司,努力打造綜合性鄉村旅遊文化體驗區,引領全村發展。以“支部+公司+合作社+精準扶貧戶”的產業模式,建起瞭七星關區恒豐特種種植專業合作社,修建瞭100畝相思草觀光園和200畝玫瑰觀光園。

“遊客在砂鍋寨可以選擇盡情享受鄉村美景、觀賞成片的花海、品嘗絕美的農傢美食,也可以選擇探尋‘避暑養生地·長壽七星關’的神秘奧妙。”砂鍋寨社區黨支部書記陳武告訴記者,最多的時候一天接待瞭近十批遊客。

“要發展鄉村旅遊業,就要打響自己的名氣,打出自己的品牌,形成自己的特色,如今,砂鍋寨媽今晚就是你的人通過發展特色鄉村旅遊把荒地變成瞭致富地。”陳武說,目前,砂鍋寨正將文化、生態與鄉村旅遊三者結合,全力建設美麗鄉村,發展特色旅遊,讓前往砂鍋寨旅遊的遊客看得見山水、記得住鄉愁。

其實,在推進鄉村旅遊扶貧過程中,貴州許多地方都在探索形成從單一項目到多位一體融合互動的發展模式。通過資源整合、規劃銜接、項目實施等形式,最大限度地把“四在農傢·美麗鄉村”建設、農業產業等項目配置到鄉村旅遊點建設中,通過基礎設施改善、農業產業發展,帶動貧困村寨發展鄉村旅遊,實現脫貧致富。

走進遵義市播州區楓香鎮花茂村先才陶藝館內,歡聲笑語不斷,不少遊客正在制作陶藝作品。“沒想到這老手藝還能再次煥發生機。”母先才是傢裡的第四代陶藝人,曾經因村裡貧窮,他的店也面臨關門歇業的局面。但如今,在村委會的支持下,母先才的陶藝館每年賣出的陶藝制品達2000多件。

“這都得益於花茂村旅遊的快速發展。”母先才說,自2014年以來,花茂村搶抓“四在農傢·美麗鄉村”創建的機遇,在全力改善基礎設施的同時,因地制宜發展鄉村旅遊後,迎來瞭鄉村巨變。

今年7月,在貴州省旅遊扶貧工作推進會上,省委書記孫志剛指出,貴州要大力發展鄉村旅遊,強化規劃銜接和實施,突出標準化引領,著力培育示范點,發揮大景區對鄉村旅遊的輻射帶動作用,助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

目前,全省開展鄉村旅遊的自然村寨突破3000個,農傢樂近1萬傢,有2422個貧困村納入全國《鄉村旅遊扶貧工程行動方案》,覆蓋建檔立卡貧困戶32萬戶,貧困人口107萬人。

文化是鄉村旅遊的魂

由於地理環境的特殊性,貴州鄉村文化有著特殊的地方,地處山脈相連、萬山叢中的貴州,過去文化成為一種封閉狀態,隻有民族間相互口頭相傳或者慢慢擴散,相對來說,有很多神秘和深邃的味道。村民世代過著與世隔絕的平靜生活,從而形成瞭自己一些獨特的文化習俗。

“發展鄉村旅遊,應更加註重保護鄉村文化,文化生態才是真正的金山。”在生態文明貴陽國際論壇2015年年會上,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執行幹事兼亞太部主任徐京為貴州草榴網址鄉村旅遊可持續發展建言時說。

到貴州旅遊,除瞭感受清秀旖旎的自然山水、熱情淳樸的少數民族風情,興許還能收獲一些精巧別致的手工藝品。面對苗族銀飾、刺繡挑花、佈依族地毯、貴州蠟染等多達上百個種類的手工藝制品,遊客們總忍不住挑幾樣帶回傢。

今年全國“兩會”首場“代表通道”上,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赤水市牽手竹藝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人楊昌芹,講述瞭赤水竹農通過非遺赤水竹編脫貧致富的故事:“一根成本隻有10元左右的竹料,經過巧妙地設計加工,便能身價百倍。制作一個工藝品,農民能從中獲得100元的收益。”

據統計,2017年貴州全省手工業產值達60多億元,帶動百萬餘人口就業。貴州民族傳統工藝生機勃發、帶動百姓增收致富的背後,是傳統工藝工作站發揮瞭巨大實效。

貴州非遺傳承人中出現瞭不少年輕人的身影,他們技藝精湛,瞭解外界的信息,擅長根據客戶的需求組織生產,這加快瞭貴州傳統工藝實施“創意+”、融入現代生活的步伐,提升瞭傳統工藝的市場競爭力。

在黔東南州黎平縣肇興侗寨內,出生於1985年的侗族藍靛靛染傳承人陸勇妹管理著一傢以藍靛靛染和侗族服飾為主的合作社。抱著對藍靛靛染的熱愛,以及希望更多侗族姐妹回鄉務工的想法,在工作站的協調下,陸勇妹和同村的婦女們開辦瞭“傳統工藝農民專業合作社”。陸勇妹還利用縣政府的經費,開辦瞭精英培訓班。目前,合作社已有600多名社員,還取得瞭5項技術專利和9項外觀專利。

貴州因生態而美麗,因文化而生動,因兩者的完美結合而神奇。文化是貴州的名片,隻有不斷在貴州這片神奇而迷人的土地上,不斷打造文化的內涵,才能讓貴州不斷豐富和發展。